“淘湾”的推演
张涛 永利爆大奖网址网 2020-01-14 10:09:54

淘湾,是东港渔家常说的方言。淘湾的意思很明白:潮水退去,梁网底兜里的海物摞成摞垛成垛,船载不了,人也搬不了,老龙王送大礼了!老龙王送大礼,为什么叫“淘湾”?

淘湾二字,不是说出的字或是写出的字,是一辈辈渔家人口头表达的字音,可读为:táo wán、táo wàn、táo wān。渔家人仅知道字音,不知道这字音代表的是哪两个字。

1

以字音推测,táo wán、táo wàn、táo wān。有人认为是逃万、淘完、淘万。

老话说,立起梁子网,潮潮鱼满舱。愿望自然美好,可真正满舱的时候却不多。某次退潮后,海物堆成小山,就有了惊奇。以此推测,可能是逃万(táo wàn):一些逃离了,成千上万的留下。这个推测,字面意思好像可以接受。

梁网如淘米的瓢,米淘干净了,溢出瓢外的米少,留在瓢里的米多。以此意来看,可能是淘完(táo wán)了。这个推测有一定道理,然而,淘完的那个完,叫人想及完了,有终结之意,会犯渔家的禁忌。

一辈辈渔人留下的禁忌颇多,船走八面风,靠的是帆,但帆与翻同音,翻会叫人联想到船翻了,不吉利。所以,淘完应当排除。

至于淘万(táo wàn),意思和逃万相近:经过海的淘洗,留下万千的海物,似也说得通。然而,总觉不尽如意。由是,排除淘完。在逃万和淘万之外,我也曾有过推测:梁网如瓢,不淘米淘海物,称为露底的梁网底处,如湾,那么,我觉得应当是淘湾(táo wān)。

我之所以选择淘湾二字,一是觉得梁网如瓢,不淘米而淘海物,大气,有意味;湾,量词,本意指河水弯曲处,也指海岸凹入陆地、便于停船的地方,梁网底处的网兜,形如弯臂,不停船,搂鱼虾蟹贝诸般海物入怀,以臂为湾,露底就是一个湾,有形象感。二是,淘和湾两个字摆在一起,平实,有遥望感,有一种泊在时光里的沉静。

2

淘湾,是渔家的节日。每有淘湾,鱼也好虾也好蟹也好,船老大就开始发话了:谁要有能耐,随便拿,一个大钱不用出!只要你能拿得动,愿意拿多少就拿多少,能拿多少就拿多少!

都说天上掉馅饼,可是,谁也没有见到过,这一回,潮水退下去,露底分明真有大馅饼,真就在眼前摆着。

还是人聪明,有人脱下了裤子,撕开裤腰带把两只裤角扎上,朝裤筒里急急地装。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立刻,好多人都把裤子脱下来。女人,不好意思脱裤子,便把小褂上衣脱下来,把袖口扎上,疯疯地装。

裤子也装满了,小褂也装满了,再没有什么东西可装了。然而,人们还不走,还想多装点,没地方装了,便将一条鱼或是一只蟹,朝笼里筐里或是裤子里塞。正塞得热烈,船老大就喊了一嗓子,涨潮了,该走啦。

潮声隐隐传来,远远的一条白线跳跃着越来越近。可是,没有人离开那堆海物,似乎不把海物全装起来就不罢休。船老大又喊,快走吧,再不走,就等着当鱼食吧!

潮声变得格外响亮了,一线白色的浪头越来越高,潮水,已近露底,旱在滩上的船,也摇摇晃晃地要起漂。谁也不想当鱼食,不想离开也得离开,潮声里,满载的小贩和赶小海的队伍,朝岸上出发了。

一些人,扁担在肩上颤,苇笼子在身前身后颤,装满海物的裤子骑在脖子上;一些人,拐着筐背着篓,扛着装得鼓鼓的上衣;还有的,肩上扛着筐,手上还提着一条大鱼。满载的人们,脚在潮前奔,潮在身后涨。开始离开露底时,人们的脚步都迈得雄健,潮水呢,在离人大老远的地方,不紧不慢地吐着浪花,一派闲庭信步姿态。常赶海的人,会走在下海上岸常走的道上,脚底踩到的是硬底,可是,超过正常的负重量,因为担子重,走着走着,或者就偏离了常走的道,把脚踩到泥泞里,两只脚就变得有些沉重了,拔脚,格外难了。更有体弱的或是小孩子,就落到了人群的后面,就有人高声提醒,兔崽子,快点走,没看到潮撵上来了吗?小命不要了啊!谁都知道潮水就跟在身后,谁也不想不要小命,可是,刚才还不紧不慢像散步一样的潮水,不知不觉间好像开跑了,潮声也越来越响。肩上的担子仿佛千斤重,想歇一下,不敢,想快走,两只脚像灌了铅,不听使唤。潮水在身后撵,走不动也得走,咬着牙走。

3

据一个朋友说,早年,他的一个本家爷爷,十二岁去赶小海,恰适淘湾。他那年龄,两只笼子装八十斤就不少了,可是,他装了百来斤,一路和潮水赛跑,竞走,到了岸这,一口血吐了出来,从此落下了病,到老了都是个病秧子。

听说,有个小贩上岸时,潮水齐腰了。咬着牙撑到了家门口,身子却瘫成了一堆烂泥,倒在地上,再也立不起身了,是家人出来,才把他搀进屋里。白捡的蟹,又差点送了命,小贩一咬牙,不卖了,自家吃。于是,点火,烀蟹,一家人围桌而食。先时,剥开蟹,大嚼蟹黄,可是,上顿蟹,下顿蟹,就觉那蟹黄太香人了,只吃蟹肉不吃蟹黄。如此吃法,几顿以后,蟹肉也不再想吃了,便是见了蟹,立刻就要呕吐了。有时候,美味也可能演变成为某种惩罚。

说起来,呕吐可能是诸多惩罚里最轻微的惩罚了。某年的淘湾,有个小贩,挑的扛的太多,潮水从脚下漫过,舍不得扔,过膝了,还舍不得扔,直到海水齐腰了,不得不扔了海物,却还是跑不过潮头,一个开花浪拍过来,把一条命拍成了一座衣冠冢。

如今,淘湾一词都被淡忘了。只是,老一辈的渔人,偶尔会说起早年淘湾的往事,说那堆在露底的鱼山虾山蟹山,说那海物一分钱不花就可随便拿的快意。自然,也少不了说起贪心的小贩和赶小海的,为了多拿一点不用花钱的海物,白白送了命。后辈人听了,像听一个遥远又古老的传说。

编辑: 刘思玘

相关新闻阅读

永利爆大奖网址

图片新闻
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