填志愿

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亳州晚报社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“来源:亳州晚报或亳州新闻网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老黄是一个农民,却有两个优秀的儿子。

大字不识一个的老黄却给孩子取了响亮的名字。大儿子叫黄国栋,小儿子叫黄国梁。这俩小子年龄相差两岁,单看他们小时候,和别的农村孩子也没啥两样。也是经常和其他的孩子一起玩弹珠,推铁环;夏天去小河逮鱼,摸虾;冬天溜冰,玩雪球。村里人也不见老黄怎么管他们,据他说只要孩子健康成长就行。

1998年,黄国栋参加高考,一举夺得利辛县的头名状元。这个消息一下子就轰动了十里八村,甚至整个小城。大家都说老黄家的祖坟冒青烟了。在老师的建议下,黄国栋把第一志愿填上了北京大学。就在老黄一家人焦急地等待发榜的日子里,左邻右舍都提前跑来祝贺。大家伙都认为,黄国栋上北大那是板上钉钉的事。

终于到了发榜的日子,天还没亮,黄国栋就骑着自行车赶往20公里外的县城。老黄则开始在家里忙活起来,他先买上好酒好烟,然后又去杀鸡宰羊,一切准备就绪,只等着儿子一回来,就把鞭炮点上,好招待亲友。

天擦黑的时候,黄国栋才气喘吁吁地回来,但他回到家,把那辆只有铃铛不响的破自行车往墙边一靠,就钻进里屋,任谁喊都不出来。过了许久,黄国栋才耷拉着脑袋,流着眼泪说:“北大建档线630分,我差一分,滑档了,滑到一个二线学院。”

接下来的几天,老黄连门都不敢出去,他怕左邻右舍问及孩子被哪个大学录取上的事,更怕听到那啧啧的惋惜声。

2000年的7月比往年都热一些,黄国梁高考也结束了。但他没有回家,而是一直留在县城,给一家小餐馆打工。在填报志愿的时候,黄国梁吸取了哥哥的教训,没敢报北大,尽管他的成绩估到了640的高分。老师也不敢再给他拿主意,毕竟两年前的那一幕,太惊险,太刺激,太捉弄人。到最后,黄国梁自己选择了中国科技大学。在老黄的心里觉得,能考上中国科技大学也不赖,那也是名牌大学,也算是祖上积德了,他的脸上又充满了期盼。

果然,没多久中国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就如约而至。与此同时,大家也都知道了黄国梁考了665分的好成绩,并且依然是县里的状元郎。然而,当大伙得知黄国梁的分数超过了北大的录取线20多分时,村头巷尾又传出阵阵的惋惜声。

(责任编辑:支苗苗)

文章不错,点个赞再走呗!

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