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名城收藏 > 正文

石鳖巷口

2019-04-12 09:51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如今年纪也不小了,家里过年多热闹哇,一个人在外乡不感觉冷清吗?这时候,醒了酒的江西蛮子赶了过来,一见死老鳖和张老二手里的元宝,明白了原委。好了,把宝贝弄死了,把我的财路、你的财路都断绝了!”说完,看也不看地上的张老二,扭头走了。从此,这个地方就叫做“石鳖巷口”。

大隅首没平掉以前,向西走不远,有个偏僻的小巷子,名字很怪:叫石鳖巷口。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呢?

传说,这个巷子地底下藏了一个宝贝,是一只簸箕大的老鳖。这只老鳖吃风喝月,不食人间烟火,每年的除夕之夜正交子时,都会从地下钻出来,在巷口屙下一个金元宝。

咱亳州人实诚,不识宝贝。后来,一个江西寻宝的蛮子发现了此事,他每年腊月二十八九来到亳州,除夕夜里,拾了金元宝就走,天明吃了饺子再回老家过年。一个金元宝换几百两银子,多少年来,他家里早就富得淌油了。

这一年,蛮子又在年三十后晌赶了过来。每年这个时候,一般客店早就关门停业了,但大隅首下边开“张家老店”的张老二还给他留着房间,因为蛮子年年来住店,早就成了熟客。

蛮子给的房钱、饭钱比平时又高出几倍,年节下又没有其它生意,因而,张老二两口子对待蛮子分外热情。张老二无儿无女,家里清净,半后晌就炖好了肉,烫好了酒,弄了一桌子菜,请蛮子吃年饭。蛮子很高兴,就放开量喝了起来。一来二去,蛮子就喝高了。

张老二也喝了不少,借着酒劲,东扯葫芦西扯瓢,扯着扯着就说到了蛮子身上:“老哥,老哥,你每年过年都来亳州,几十年了。如今年纪也不小了,家里过年多热闹哇,一个人在外乡不感觉冷清吗?你到亳州来,弄啥东西呢?”

蛮子喝高了,一拍炕桌:“来拿元宝呀!前边那条小巷里有一只宝鳖,每年除夕子时,都会下一个元宝,几十两重的金元宝,一年也花不完的钱啊!可惜你们都不认得呀,今年,冲你待我厚道,咱俩平分!”

“老哥,老哥,你喝醉了,我扶你上床歇歇。”张老二把蛮子扶上床,盖上被褥,和老婆商量开了:“有这样的好事,咱家又穷,分什么分,咱自己去取!”

看看半夜了,听听打更的梆子敲过两遍,张老二两口子急急忙忙地赶到蛮子说的那条小巷。一进巷口,果然看见一只锅盖大的老鳖,两眼放光,趴在巷口上,四肢撑地,屁股撅得老高,往外拉元宝呢。

眼见着一个元宝拉出来半拉了,张老二心急难耐,上前一步,一把抠住金元宝,一使劲,只听咯嘣一声,把元宝拔了出来,用力过猛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——再一看老鳖,四脚朝天,已经死了。

这时候,醒了酒的江西蛮子赶了过来,一见死老鳖和张老二手里的元宝,明白了原委。他气得一跺脚:“好你个贪心的张老二,你一会工夫都等不得?好了,把宝贝弄死了,把我的财路、你的财路都断绝了!”说完,看也不看地上的张老二,扭头走了。

初一早上,人们经过巷口,看见这里添了一只四脚朝天的大石鳖。从此,这个地方就叫做“石鳖巷口”。

直到前些年城市改造,这个巷子才消失。(讲述人:王洋 整理:张超凡)

Tags:蛮子 张老二 巷口 元宝

责任编辑:支苗苗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