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扶贫队长(七)

2019-04-08 09:58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地税局也接到了通报文件,监察室刘主任电话里问过他怎么回事,该解释的已经解释了,没有必要再去抹黑自己。见老爷子怒气上升,洪放知道马大海急得是啥,慌忙帮马大海解围。马大海哈哈大笑,攥住洪老爷子的手摇个不停。其实,马大海着实低估了信息时代,大数据的超前和强大,简直让人无法估量。

(上接4月3日13版)

寒暄之际,洪放也到了家,沏好了茶。茶是好茶,碧螺春,明前新茶。细碎的茶片在沸水中翻滚,一会儿便将茶汤打扮得像模像样了。

洪放给老爷子端过去一杯,招手让马大海坐到自己这一边。马大海明白,师弟不光是让自己喝茶,看来有事要说。

没有开门见山,从茶说起,先说春茶,再说秋茶,又说冬茶。这个组织部副部长的茶知识真不少,可以称为茶大师了。

马大海心里焦急,他不知道洪放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他看了看手机,距离跟冯丽娟联系已过去三个小时了。冯丽娟一点动静也没有,这是他非常担心的。

洪放好像看出了端倪,撮一口茶,盯住他的眼睛说,刘书记告你的状了。

刘书记,指的是刘光明,马大海所在镇的镇委书记,虽不是顶头上司,却是一言九鼎。

他告我什么?马大海问。他不会说我目无组织目无领导吧?

洪放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他倒没说你目无领导,倒说你目无纪律规矩。

马大海笑了笑,是啊,还是那天请假的事情,情况紧急,我倒是忘了他这个霸道的领导和他的纪律。马大海在师弟面前说话随意,没有任何戒备。

马大海告诉师弟,老父亲重病在身,无暇请假,请他大书记原谅。

洪放问,你不想当面跟他解释解释?

马大海知道了刘光明处理自己的事,这个事情在镇里被传得沸沸扬扬。地税局也接到了通报文件,监察室刘主任电话里问过他怎么回事,该解释的已经解释了,没有必要再去抹黑自己。

洪老爷子将酒菜端上了桌,留马大海吃午饭,马大海说什么也不愿留在这儿。

洪老爷子说,乖乖儿,咋了?嫌老子的饭菜不好?

见老爷子怒气上升,洪放知道马大海急得是啥,慌忙帮马大海解围。

临出门,洪老爷子说,乖乖儿,有个事,想求你。

马大海转过身,攥住老爷子的手,老爷子,啥事,您老尽管吩咐。

老爷子低了一下头,一脸的娇羞,也没啥大事,能不能给我弄一对蚰子?

蚰子,学名蝈蝈,叫起来好听,乡下豆子地里不少这玩意儿。

马大海哈哈大笑,攥住洪老爷子的手摇个不停。老爷子,放一百二十个心,这事包在我身上。出了门,马大海还回头赘述,这事包在我身上,放心吧,老爷子。又冲身后的老人家抱了抱拳。

午收过后,庄稼种上,老天爷好像没给过好脸,雨水下个没完没了,三天一小场,十天一大场。庄稼地里的豆苗和玉米,像青春期的大姑娘小伙子一样,铆足劲地往上长,一天一个样,那些翠绿的庄稼,仰着脸,滴着水,挺拔着,大地一派生机盎然。

正是农闲的季节。

马大海他们却没闲着。填报扶贫手册,制定帮扶措施,制作电子数据,整理资料归档,相互交流心得,走访困难群众。这些零零碎碎的工作,看似轻松,实则繁琐。容不得一点差错,账册、数字、文字记述,必须逻辑严谨,对仗工整,如同绣花一样细心,填词一样讲究。都是一些细活,少了腿脚上的功夫。连续的雨水也算老天爷格外开恩吧,想让他们这些连轴转的机器慢走几步,稍微歇歇脚。而新一轮的检查说来就来,容不得他们放松警惕,时刻把一颗红心提到嗓子眼上。

程小莉此时是个闲人,她可以到村里转转,也可以进城转转,还可以泡吧、泡咖啡、泡朋友。

马大海不肯,死缠烂打拽着程小莉过来帮忙,程小莉电脑玩得贼熟。程小莉故意调侃马大海,马大队长,想耽误我青春咋着?谁赔我青春损失费?

马大海也不是善茬。他说,好啊,小莉,你说谁赔?还不是我赔?别说赔一,赔二赔三也可以。赔三拐回头来,便是三赔,跟三陪谐音。

程小莉自然听出了弦外之音。马大海的话中有话,想拿本姑娘开涮?哼,想得美!程小莉想了想,提高嗓门说,好啊,好你个马大海,看我不让嫂子好好治治你!

马大海想,你不认识冯丽娟,怎么能让她来治治我?哈哈,笑话。

其实,马大海着实低估了信息时代,大数据的超前和强大,简直让人无法估量。(韦如辉) (未完待续)

Tags:马大海 洪放 老爷子

责任编辑:支苗苗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
博评网